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zc168的博客

老有所求,求之若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退休多年,一苴渴望学习,上网自学中医防病治病和养生知识,颇有一番心得体会,希望挖掘防病治病的各种知识和方法,丰富自己的养生之路

网易考拉推荐

江南草药王的药性识别启发我们  

2011-06-28 14:21:05|  分类: 医药常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来春荣继承古老中医优良传统,从一名识遍天下百草的药农开始自己的行医生涯,经过几十年积累,获取了一个个珍贵的单方秘方和验方,成为有绝招、经常能将身患绝症的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民间草药王。他的识药治病经通俗、生动、深刻,读来让人颇受启发,对我们理解祖国传统中医药、认识其今日现状、发展前景有很好的帮助作用。本文选自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《江南草药王来春荣》。
    药农与良医
    翻开中国古医学的典籍,不难发现,大凡有所成就的名医,都是从一名识遍天下百草的药农开始自己的行医生涯的。神农尝遍神州百草,才有中国第一部古医药学大典,明代李时珍行天下路,交天下友,找天下药,终于著成《本草纲目》,为中国乃至世界医学界留下一座丰碑。很难想象一个不懂得民间中草药的大夫,会有多大的作为和成就。
    民间郎中来春荣正是在十多年的挖药和找药中,一味一味地认识了中草药的博大精深和奇妙无穷,一次又一次地从那些并不被世人注目的药农手里,获取了一个个珍贵的单方秘方和验方。一整套关于中草药的生长环境、用药的年龄、采药时机、使用剂量、煎药时间、服药时辰,他如数家珍地娓娓道来。
    在来春荣眼里,草药就像自己生命之中不可割裂的一部分,在他的心里,一株草药、一朵花蕾、一节树根、一只硕果,都有生命的灵动,有雌雄的区别,有年轮的记载,有七色的光谱,有五味的纷扬,医者只有对它们熟悉到了就像摆弄自己子女的地步,用药之时才可能达到纵横捭阖,如出入无人之境的大境界。
    如同一个人生命中的最黄金季节是青壮年时代一样,草药也有自己的最佳用药成熟期
    谈及今日的中药为什么药力不够,效果不佳,使许多患者渐渐疏离,纷纷向西医靠拢,来春荣有着自己惊世骇俗的见地。他说,人有儿童、少年、青年、中年、壮年、老年之分,草药亦然。如同一个人生命中的最黄金季节是青壮年时代一样,草药也有最佳用药成熟期。一般说来,只有当它长到了最佳年轮段时,才可入药,否则,过嫩或过老,都起不到最好的药效。可时下的国人却有一种急功近利的短视行为,只要能挣到钱,有些药刚刚进入幼年期,就被残酷采撷了,过早地出现在市场上,自然就收不到应有的药到病除的功效。譬如说人参,无论是野生还是家种,最佳用药年轮,应该是10——15年之间,可是现在家庭种植的人参,有几个人能种植到15年,再挖来入药,还不连本都赔进去了。因此现在充斥市场的大多是三五年的人参,怎么会有人参应有的药效!再如杜仲,起码要长至50年,再从树上剥下皮来,入药后才会有强烈的药效,而如今的现实是,还是挡不住风雨的小树时,就已被剥光了皮,拿到药市上来了。白术应该是百年山崖上的最佳,可现在到何处去寻百年仙药呢?野生的中草药早已经被人们挖掘得差不多了,连那些刚刚破土还是嫩芽的也难幸免。野生不再,只好向家种方向发展,可是野生与家种毕竟不是一个概念,其药效的衰减已经不是一倍两倍,而是成十上百倍。
    来春荣说,他非常注重中草药的生长地域环境和植根于何种土壤之中,通过多年的观察,他发现药材生长土壤的酸、碱,淡、咸,对药效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。比如在碱性的土壤里生长的药材大多比较耐寒,含水分很少,生命力极强,用这一类的中草药,治疗跌打损伤;而在平原、盆地的淡性土壤里生长的药材,里边含盐的成分少,却是利尿的好药。一般长在酸性土壤里的中草药,又往往是治疗肝病的灵丹妙药,同是一种药,由于生长环境的不同,治疗疾病的效果往往会大相径庭。大家都知道蒲公英有消炎泻火之功效,味苦而涩。然而同样是蒲公英,生于南国与长于北地的药效就大不一样。南方的蒲公英长得低矮伏于地上,呈现出猪肝红色,浑身密布蒙蒙细刺,稍不注意还会被扎破手,但是折断之后就会冒出苦涩的白浆来,这种蒲公英消炎祛火力量最大。而北方野地里生长的蒲公英往往长得20多厘米那么高,又肥又壮,拦腰斩断,白色的汁浆鲜见,因此,以蒲公英入药时,只收南国而绝不要北地的。黄芪则不然,以北方产的为最好,但是北方产的黄芪,又以内蒙的为上上极品。现在河北不少地方也在收购黄芪,但经过仔细的观察试验,河北的黄芪远远比不上内蒙的。虽然两地直线距离不过数百公里,且张北、承德一带就与内蒙接壤,可是内蒙风寒,温差极大,干涸之地长出来的黄芪就比燕赵大地上的性苦,泻火消炎效果更佳。
    来春荣认为天地之间有阴阳之分;伊甸园里有男女之别,而草药也有雌雄之说。同一种草药也分雌雄。雄性的药喜欢长在南坡当阳之处,地表皮一般干涸缺水,无遮无拦;而雌性草药大都生长于阴湿之地,终日难见阳光,水土肥沃。因此,治病用药,长于南坡向阳之处的草药宜用于女性,多是芳菲放射状之物,如根茎花蕾果实之类;长于阴湿背光之地的药物则应更多用于男性。越是刚烈伟岸之人,越需要阴润柔温之药来治疗,而清静柔弱的美丽一族,则要用生于阳光之下的芳香之药来抚爱开窍。大自然的阳阴正负之说,可以说无所不在,俯拾皆是。来春荣具体举金银花为例,他认为,其实金银花本身就有公母之分,金花为雄,银花为母,金花是黄色的,与葡萄球菌极为相似,用来消炎抗菌最好;而银花则是白色的,用来润肺理气最佳。虽说全国各地都在收购金银花,但是,最好的却在济南。
    当今药方的剂量仍然是大汉朝的,盛唐的,抑或是清代的,焉能有效?!
    在长期的用药过程中,来春荣对草药用药的剂量、煎药时间和服用的时机,可谓是了如指掌。
    来春荣说,我读过不少古方和古代名医传,从扁鹊、华佗到张仲景、李时珍,他们都主张用药要重,尤其是首次用药应该是以后的5倍、10倍,甚至20倍,这样一般的草药服下去,最快两三个小时,最多一天就可以看出药效。因此,我用药无论首次还是以后,下得都比较重。现代都市人,什么好吃的生猛海鲜没吃过,什么好药进口药没用过,早就形成耐药性了,药下得不重,根本就是隔靴搔痒。现在有的医生不是号不准脉,看不出病,而是用药太轻,药方的剂量仍然是大汉朝的,盛唐的,抑或是清代的,焉能有效?!
    来春荣认为,无论是补的还是泻的,热的还是寒的,只要能治病之药皆有毒。误服、错服自不必说,即便开始是对症下药,每个人的情况不同,身体状态更是千差万别,病情千变万化,而现在的药成了机械的标准件,千人用一个方子,万人吃同一种药,不问疾病轻重,用药剂量的大小,本应随着人体、病情、时令而不断变化的药反倒成了以不变应万变,岂能有不中毒的道理?只不过有的是急性中毒,有的是慢性中毒。
    他更注重煎药的时间和火候,经过他一分一秒认真观察实验,终于发现,药一般煎到15分钟的时候,将其端到阳光下,会看到里边五光十色,大量的有机分子蒸发出来了,这时候喝下去效果最佳。而煎药时间长了,就会发现里边的药物已经全部变黑,药里的有效成分已经挥发殆尽。关于服药的时间,他经过分析得出结论,上午以9点为最佳,下午以午饭后两小时为最好,这时候人体的肠胃能有效地吸收,这时候喝下去,药将会起到最佳的治疗效果。
    正是由于对药物的熟悉和深谙其奥秘,来春荣在自己的诊所里作出了一条铁的规定:一定要用当年采集收购来的新鲜的中草药,隔年的药,宁肯当柴烧,也绝不许用于患者。他说,其实我们国家有许多一流的中医大家,应该说他们开出来的处方是几十年行医生涯积淀的结果,可是为什么往往收不到治病的神奇功效呢?其主要原因,就是那些中药店的药材都是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陈药,药用功能早已经丧失许多,用于患者,其效果可想而知了。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